您所在的位置: 广州李相伦律师网 >法律文书

律师介绍

李相伦律师 广州李相伦律师网是由李相伦律师创建。李相伦律师:现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互联网金融部副主任,同时具有法律、金融双学位,是一位执业十余年的资深律师,曾担任国有银行法律事务高管。业务领域:合同纠纷、债权债务、法律顾...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李相伦律师

电话号码:020-66857288

手机号码:18620911107

邮箱地址:lawlixl@sina.com

执业证号:14401201110336901

执业律所: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9楼

法律文书

退休工人借钱看病遇“问题”借条

到工作单位借钱看病,被告知多笔借款未还。查询借款记录发现,有的借条上的签字不是本人所签,还有两张借条是同一天开具的。

这些借条从何而来?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借钱不还”,当事人不惜欲支付高达数千元的鉴定费用,对存在疑问的借条进行笔迹鉴定,而单位财务人员却不提供借条原件。近日,南昌市民周女士向本报记者求助,称江西省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的财务部门出现了多张以她母亲的名义借款的借条,为了求证这些借条的真假,她和家人们已经奔波了好几个月。

借钱看病发现可疑借条

张老太是江西省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的退休工人。因其体弱多病,长女周女士总是在她的身边照顾生活。今年5月张老太住院时,周女士前去单位退管办借钱看玻所谓的“借钱”,是指单位退休人员重病住院后,家属可前去单位以退休人员的名义“借”医药费。待病愈出院后,再凭治病的发票单据到单位,把借款的相关款项勾销。

“当时,财务人员跟我说,你妈妈借了2000多元钱(未还),还不来充账啊?可是在我的印象里,帮妈妈一共才借了1300元钱看玻其中我借了两次,每次500元,我父亲借了一次300元。”张老太也表示自己只记得借了1300元。

为此,周女士找到江西省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财务部门询问情况,但对方却坚称借款金额为2100元左右,“我们每一笔借款都有借条,不可能会多算你的钱。”周女士表示想看看借条原件,但遭到对方的拒绝,理由是“借条太多,不容易找出来。”

因为担心单位拒绝下次再借给她母亲医药费,周女士多次找到单位相关部门,希望查明事实。今年6月,退管办工作人员告诉她,有争议的800元借条已经找到了,一共有两张各400元的借条,分别是周女士本人和她父亲的签字。

“我签字借了400元,我自己怎么会没有印象?”周女士当即要求查看这两张借条并复樱刚看到借条原件,周女士就发现了不少疑点。“这个字根本不是我签的,和我的字迹一点都不像。更奇怪的是,两张借条上签的日期都是同一天,我们家怎么可能在同一天以妈妈的名义去借两次钱?就算真去借,财务也不会分两次借给我们啊!”对于另一张借条上的签名,周女士也表示怀疑,她认为自己的父亲年事已高,即便签了名,字迹也不会如此端正有力。单位工作人员则告诉她,周女士的父亲不会签名,所以是找人代签的。至于具体是谁代签的名字,工作人员却没有透露。

为证清白欲花数千元鉴定[page]

单位给出的回复,无法让周女士信服。她找到单位相关负责人,一位领导对她说:“有疑问可以去做笔迹鉴定,如果鉴定结果证明这两张借条不是我们签的,所有费用由单位承担。”周女士说。

正当双方为这两张总额800元借条的真假争执不下之时,周女士得到消息,财务人员又找到了一张以张老太名义借款的借条,数额只有36元。没过多久,周女士又听说出现了一张400元的借条,借款时间为2007年。周女士提出要求查看这两张借条,却迟迟没有回复。

这两张借条又是谁签的?张老太的家人都慌了神:“现在说我们一共借了2536元,其中我们只确认了1300元借款,竟有1236元的借款存在疑问。”周女士担心,如果不能尽快将这些年来以母亲名义借款的具体情况调查清楚,日后“莫名”的借条还会一张接一张地出现。她再次找到单位要求出示“新出现”的借条,但却没有得到答复。

“老人家已经70多岁了,听说了这件事很不开心,她不想被别人说我们借钱不还,让我们做子女的一定要把事实查清楚。”周女士告诉记者,为了这几张借条的事情,家人不知跑了多少趟。家人商量后决定对所有可疑的借条进行笔迹鉴定,“虽然鉴定要花费几千块钱,但事关一家人的清白,所以我们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出乎意料的是,当周女士要求单位出具借条的原件用于笔迹鉴定时,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退管办的人跟我说,不可能把原件交给我,让我拿着原件告他们。”

单位承诺配合当事人核对

为了弄清事情的缘由,记者日前陪同周女士的家人找到江西省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这是件小事,干嘛要小题大做呢?”得知记者的来意后,该单位一名法务处的工作人员说道。他建议周女士的家人不要急着对借条进行鉴定,而是先与单位进行沟通。如果沟通无效,双方可就鉴定事宜签订一份协议,对鉴定费用和相互责任进行约定后,再将争议借条送往鉴定部门进行笔迹鉴定。

该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得知张老太的家人对部分借条存有疑问后,单位曾找到周女士等人协商此事,并表示愿意将周女士否认自己亲笔所签的那张借条“免除”。但周女士等人并不同意,并向单位提出索要巨额精神赔偿的要求。“我们并没有公开宣传张老太及其家人借钱不还,也没有对他们的人格尊严进行攻击,不存在对其家人造成精神损害,因此我们不会对此事进行赔偿。”法务处工作人员说道。

[page]

经记者协调,江西省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的一位工会负责人承诺,将尽快找出所有以张老太名义借款的借条,供张老太家人核对,并就有疑问的借条进行协商。若协商不成,单位愿与张老太家人协议对争议借条进行鉴定。至于何时能出示全部借条,相关人员表示时间跨度较大,需要一段时间。截至记者发稿时,张老太家人还未见到所有有争议的借条。

律师称笔迹鉴定可避免借贷纠纷

对此,江西民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国铁认为,对于债务人有争议的借条,债权人如果要主张债权,应当配合债务人先就借条真伪进行鉴定。如果债权人不同意鉴定借条,则债务人有权拒绝债权人的还款要求。另一方面,如果债务人要求鉴定遭到拒绝,债务人仍可向法院主张债务关系不成立,要求法院判决借条无效。

张国铁还指出,“对于有争议的借条,最好的方法就是进行笔迹鉴定,鉴定的结果真实有效,也可以避免双方的借贷纠纷。”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